<video id="b57vf"><track id="b57vf"><progress id="b57vf"></progress></track></video>

    <big id="b57vf"><span id="b57vf"></span></big>
    <pre id="b57vf"><strike id="b57vf"></strike></pre>

          旭隆-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世界百態 >

          曾持刀搶劫的他,以全班第一成績考入大學!

          2021-03-18 13:45:18旭隆

          原標題:曾持刀搶劫的他,以全班第一成績考入大學!背后故事感人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成立少年法庭工作辦公室,以推動全國少年法庭工作再上新臺階。同時,最高法還公布了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典型案例,其中一起尤為引起關注:持刀搶劫三部手機的少年犯,最終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大學。

          這起案件由北京市海淀法院辦理,而海淀法院也是本市首批成立少年法庭的法院,自1987年至今已經30多年。30多年來,從“法官媽媽”尚秀云開始,每一名少年法官都在用責任與真情,幫助少年和他們的家庭化解著“成長的煩惱”……

          跟蹤幫教搶手機的少年考上了大學

          最高法通報的案情比較簡單,實際上,這起案件耗費了主審法官秦碩大量的心血。時至今日,她對于案件的每個細節都記憶猶新。

          “第一次接觸小李(化名),就覺得他是典型的‘別人家的孩子’,學習成績優秀,在學校擔任班長,與同學、老師的關系都很好,幾乎沒有缺點……”

          在秦碩真誠又溫暖的詢問下,小李說出了自己犯罪的原因?!拔耶敃r沒有想過傷害被害人,也沒想過我的行為會給他們造成什么損失,我只想向父母證明:不上大學,我也能養活自己?!毙±畲藭r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行為的嚴重性,以為只是搶了3部手機和一些現金,總共價值1千多元,賠禮道歉就行,但在我國,搶劫是重罪,起刑便是3年。

          小李繼續說著,因為父母都很優秀,自己從小也只有不斷進步,才能滿足父母的期望:父親每天晚上要和小李探討時事、軍事、國際關系……培養小李的眼界和分析能力;母親重點照顧小李的生活和學習。

          “我很羨慕同學,他們的父母會問孩子‘晚上想吃什么’,我的父母和我很多時候就是三個人各自安靜地看書?!?/p>

          這種壓抑,總要爆發。

          高三的時候,小李一次在看電視節目,準備晚上和父親討論,結果母親回家看到他在看電視,埋怨道:“還看電視,考不上大學,沒人養你?!?/p>

          這句話點燃了小李的怒火,委屈、憤懣,沖昏了小李的頭腦,他計劃了一次瘋狂的行為,深夜離家出走,持刀走進了一所離家最近的大學實施搶劫……

          了解案件的始末后,秦碩確定了“挽救”的思路。

          秦碩首先讓小李認識到了他行為的嚴重性,青春期的孩子容易沖動,所以一定要知道法律底線在哪里。

          隨后,秦碩把小李真實的想法轉述給了小李的父母?!澳銈兿肱囵B一個完美的孩子,我能理解,但首先,你們應該知道孩子需要父母最直接的愛,需要家庭的溫暖?!鼻卮T告訴二人,親子關系要以溫暖的感情為載體,而不是冰冷的壓力。父母表示,一定會改變和孩子的相處模式。

          小李取保候審重返家庭與學校,父母改變了家庭氛圍,學校也讓他在最自然的學習環境中找回自己。高考時,小李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大學。

          安排好了一切,法院也做出判決,決定依法從輕處罰,判處小李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六千元。

          這一非實刑判決,更為小李重回正途亮起“綠燈”。

          故事至此并沒有結束,小李在緩刑考驗期內,與父母關系仍出現了波動,在校期間,也有一些自卑和迷茫的想法。秦碩一直在跟蹤幫教,幫助小李疏導情緒,也督促父母改變態度,緩和家庭關系,幫助小李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如今的小李已經留學歸國,但他仍和秦碩保持著聯系。

          “我們少年法官的幫教是‘終身制’,只要小被告們需要,我們永遠都在?!边@是秦碩代表少年法官做出的承諾。

          心理疏導安撫兩個受傷的家庭

          小孩打架,看似平常事,但要是鬧到法院,那就是兩個敵對的家庭彼此不依不饒了。嚴重的,構成刑事犯罪,如果處理不當,更會讓兩個家庭承受難以愈合的傷痛——這是王麗娟法官多年審判涉未成年人案件的經驗之談。

          “這個時候,法官最重要是做好雙方心理疏導工作,彌合受害人和加害者不同的創傷?!?/p>

          王麗娟審理過這樣一起刑事案件,中學生王童(化名)因扎傷同校的梁杰(化名)被公訴至法院,同時,梁杰的父母提起附帶民事賠償,要求王童家拿出50萬元賠償款。

          “是我打的人,但是對方先動的手?!蓖跬嬖V王麗娟,自己去找朋友,結果遇到梁杰帶著十幾個人,把自己和朋友帶到一個小區里,梁杰仗著人多,欺負他們,自己不服,結果梁杰先動手打人。當時,王童正好帶著刀,斗毆過程中,刺傷梁杰并致其重傷。

          “他們仗勢欺人,我是為朋友出頭?!彪m然承認犯罪,但王童認為自己是“講義氣”。

          “幫派似的哥們義氣并不是友誼,真正的友誼,應該促使兩個朋友在正確的道路上攜手進步……”王麗娟用一個個真實的案例,糾正著王童的是非觀。

          “你再想想,被你打傷的少年,和你同歲,也有著美好的未來,可因為你的沖動,他的生命都受到了威脅?!痹谕觖惥甑慕虒?,王童流下了悔恨的眼淚,“是我錯了,求您幫我說句對不起吧!”

          王童的悔改也改變了自己的父母,在后續和王麗娟溝通時,他們不再喊冤,可提出確實沒有能力賠償50萬元,“我們愿意盡一切努力,彌補給對方孩子造成的傷害!”

          王麗娟把王童真誠的道歉帶給了梁杰和其家人,但梁杰的父母一開始并不打算“放過”王童。

          “如果是你孩子被扎成重傷,你能原諒嗎?”梁杰的父母質問王麗娟。

          雖然有些話不好聽,但王麗娟一直引導著梁杰的父母傾訴因孩子被扎成重傷后的痛苦和憤怒的情緒。

          當梁杰的父母發泄完,王麗娟緩緩開口:“您說的有一定道理,但我想問一下,先打人的是您的孩子,如果您二位非要‘大獲全勝’,那么傳遞給孩子一個什么信號?他沒有錯?以后還能這樣?如果還這樣,會不會造成更嚴重的后果?”王麗娟告訴父母,對于孩子來說,在審判中樹立正確的價值觀比分出輸贏更重要。

          又分別經過幾次談話,王麗娟組織雙方坐了下來。原本劍拔弩張的雙方父母,認真探討起來各自的教育問題。最終,雙方達成調解協議:梁杰的父母不再“漫天要價”,根據實際損失,要求王童一方賠償15萬元,并表示原諒王童;王童父母則以最短時間賠償損失,并再次致歉。

          賠償在刑事部分開庭前便履行完畢。在對被告人量刑時,法庭充分考慮了這一情況,同時因王童有自首情節,正在學校讀書,一貫表現較好,得到被害人及家屬的諒解,依法對其從輕處罰,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在王童適用緩刑期間,法官繼續對其跟蹤幫教,針對他因本案產生的心理困惑,及時請專家對其進行心理疏導,使他能夠積極向上地度過高中三年的生活,最終在高考中,以595分的成績被全國重點大學錄取。另一方面,由于賠償金及時到位,梁杰在傷情恢復后出國發展,當了一名職業模特,走上了國際T臺。

          王麗娟,把功夫用在了庭審之外,終于,撫平了兩個家庭的傷痛。

          社會觀護孩童時隔兩年再次感受到母愛

          “媽媽……”當4歲的小明(化名)怯怯地說出這兩個字,田雨(化名)一時間淚流滿面——為了這聲“媽媽”,她已經等了兩年。此時,她最感謝的就是張瑩法官。

          王華(化名)與田雨原是夫妻關系,生育一子小明。小明2歲時,雙方經法院判決離婚,判令小明由田雨撫養,但王華拒絕小明與田雨相見,致使田雨空有撫養權。

          離婚2年后,王華更以離異后孩子始終與其共同生活為由訴至法院,要求變更撫養權。

          該案由張瑩主審。

          “爭奪撫養權,是少年法庭最常見的民事糾紛,但令人心痛的是,很多父母打官司時都只想到自己,根本不為孩子今后成長考慮?!?/p>

          這起案件也不例外,張瑩初步審查發現,當事人對立情緒嚴重,矛盾遠非一紙判決所能解決。在多次溝通、征得雙方同意后,張瑩啟動了社會觀護機制,即由第三方、中立的司法社工作為觀護員,通過親職教育,以孩子的福祉為最大考慮,盡可能化解矛盾。

          觀護期間,觀護員與王華、田雨電話、微信溝通20余次,多次到雙方家中面談,并到小明就讀的幼兒園進行走訪。

          調查發現,田雨有探視孩子的強烈愿望,而王華則試圖永久隔斷母子聯系。

          面對王華的錯誤想法,法官和觀護員并未一味指責,而是耐心傾聽其真實想法,在與其建立信任關系基礎上,融入親職教育。

          觀護員上門走訪中發現,王華買了很多育兒指導書籍,說明其很注重對小明的教育,觀護員趁機以“剝奪母愛”的做法會影響小明人格健全為切入點,讓王華意識到孩子的成長離不開母愛的呵護,而他的選擇會對兒子成長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

          經過不懈努力,王華同意開庭前由法院安排小明與田雨進行一次會面。

          鑒于母子長期未見,為避免田雨情緒過于激動,張瑩展示了家訪時給小明拍的照片,幫助她緩沖見到孩子帶來的心理沖擊,并再三提醒她做好循序漸進的思想準備,避免發生搶奪孩子等過激舉動。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田雨第一次在公園探視了小明。此次具有“破冰”意義的探視,也一定程度上緩和了王華和田雨的關系,法官與觀護員趁熱打鐵,進一步引導王華反思其不當之處。

          最終,王華撤回起訴。小明也已經和田雨相認,王華和田雨還承諾,今后會從最有利于小明成長角度考慮問題,不再把大人的矛盾壓在孩子身上。

          如今,海淀法院少年法庭不再是單純的審判之地,它有時是家長課堂,除了法官外,心理學者、教育專家會定期來這里,從未成年人成長規律、青春期心理、兒童教育學等方面對家長進行科學指導;它有時又會變成舞臺,上演一幕幕親子劇,法官和專家在法庭上引入體驗式“小游戲”,由失足少年和家長共同“闖關”,幫助雙方認識到親情的可貴,從而引導雙方反思。

          30多年中,近7000名失足少年經過少年法庭這個“特殊課堂”的洗禮,大多數孩子重歸正途,成為對社會有益的人。其中,百余人考上了包括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在內的院校,400余人進入各類職業院校,非監禁刑再犯率低于0.5%,70余名涉訴困境少年還獲得判后救助資金,重新開啟了嶄新的人生。

          “就像最高人民法院成立少年法庭工作辦公室時說的,未成年人保護和犯罪預防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鼻卮T希望社會各界能更加關心、重視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攜手同心,共同守護好祖國的未來、民族的希望!

          閱讀排行

          隨機文章

          網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