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b57vf"><track id="b57vf"><progress id="b57vf"></progress></track></video>

    <big id="b57vf"><span id="b57vf"></span></big>
    <pre id="b57vf"><strike id="b57vf"></strike></pre>

          旭隆-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世界百態 >

          被鄭州暴雨淹沒的車 后來都怎樣了

          2021-08-21 19:28:08旭隆

          前不久的鄭州暴雨過后,據不完全統計,鄭州全市受損車輛數目超過40萬臺——從前夏天,新聞中的泄洪區多出現在農村,黃色的水面上時??梢砸姷轿鞴虾拓i,今年不一樣了,雨水淹到省會城市,水里浮浮沉沉的,都變成了汽車。 鄭州的車比大家想象中還要多,截至暴雨來臨的2021年7月,作為物流交通樞紐,鄭州的機動車保有量超過490萬輛,在全國排第六。在這里,平均每天約有2900輛新車入戶上牌,汽車保有量超過400輛/千人,超過了深圳、廣州和上海。 暴雨來得迅疾,生活在中原城市的人們幾乎沒見過這么大的雨。如果從7月20日凌晨4時開始計算,鄭州最大24小時降雨,達到了645.6毫米,超過了以往平均年降雨量(640.8毫米)。 水淹沒城市道路、橋梁、地下車庫,淹沒了許多車。每輛車都有不同的命運。有些車在路上被放棄了,因為生命更珍貴。有些車來不及轉移,被留在了地庫。一些幸運的車躲過一劫,還能被修理和晾曬。 過去兩周,鄭州發生了許多與車有關的故事。人們棄車、救車、修車、理賠、買賣,在無數輛車的命運沉浮之中,我們也見到了普通人之間的互助與體諒。

          文 | 宇培

          編輯 | 金石

          圖 | 視覺中國(除署名外)

          “車不要啦,保命要緊”

          7月20日那天,鄭州幾乎一直在下雨。暴雨來臨前一個小時,體育路上的積水就已經達到轎車底盤的高度了。那天,最大小時降雨發生在16時至17時,用親歷者的話說,像天上有人潑水,雨刷拼命地刷,雙閃全都開起來,能見度不到兩米。

          一家4S店被淹了,里面停了20多輛新車。一個叫綠洲銀郡的小區,一輛奔馳車堵在了地庫出口,車主回家了,大水灌進車庫,后面的車全部被淹沒,只有這輛奔馳幸免。一個叫瀚海晴宇的高檔小區地下車庫進水,200多輛車被淹,其中包括勞斯萊斯和賓利,雨后,車主們在業主群進行接龍統計后發現,該小區車輛損失已超1個億。

          除了這些原本就停著的車,大量正在行駛中的車,面臨著更大的危險。

          鄭州京廣北路隧道從下午四點就開始堵了。這條隧道全長1835米,連接鄭州市區南北交通大動脈,下午5點30分左右,水突然開始上漲,淹到車輪三分之二處,堵在隧道后半段的侯文超決定棄車逃生。

          他經歷過9年前的北京“7·21暴雨”,明白隧道內雨水倒灌的危險,在往出口跑的路上,他沒忘記救人,一邊跑一邊拍車窗大喊,“快點出來,保命要緊,快點開開,趕快往前走”。據《南方都市報》報道,從下午5點40分到6點,侯文超喊了20分鐘,拍了很多人的車窗,有些老人不愿下車,他還幫家屬一起把老人拽出來。

          侯文超救了多少人沒有辦法得到確切的統計,但一段簡短的視頻記錄了他的吶喊聲,湍急的水流里,一個男聲一直用河南話喊,“不要車啦,不要車啦,趕快下來,趕快走”,人們管他叫“吶喊哥”。

          這一天,棄車保人的故事還很多,下面這個尤其幸運。

          鄭州新區創業路與普惠路十字路口,一輛車里3人被困,分別是兩個孩子和接孩子放學的姥姥。水就要沒過車頂,孩子媽媽接到求救信息,她很冷靜,馬上根據地圖位置尋找附近的商家,打通了就近超市老板的電話,向他求救。

          信息很快被擴散,據新華社報道,第一個沖到車前救人的叫李坤鵬,今年32歲,是附近一家酒店的工作人員,當時正在酒店前臺轉移電腦,他找不到錘子,帶了一把菜刀沖過去砸玻璃。在附近酒吧工作的王深圳和馮進朝找到一捆消防繩,也趕來了。另一家酒店的老板殷龍飛抱著藍色大水桶沖了過去,他不會游泳,本來想拿大桶當救生圈,沒想到派上了大用場。面館老板李祥趕來了,保安王志磊、退伍軍人婁彥喆,還有叫不上名字的過路人都趕來了,他們帶來了錘子和雨傘,一共有11人參加了這場救援。

          一段15秒零4分的模糊視頻記錄了全過程。視頻最后,兩個孩子坐著藍色水桶回到了岸邊,孩子的姥姥也平安獲救。李坤鵬記得,孩子剛被救出來時說的是,“叔叔我冷”,大家就把他放在水桶里,告訴他別害怕。這次營救之后,面館老板李祥右手小拇指手筋斷裂一半,李坤鵬三臺電腦只轉移了一臺,他們都說自己沒想那么多,“車上有人就要救。”

          就這樣,無數輛車被放棄在路途中,危急時刻,人比車重要,這幾乎是所有人的共識。

          ▲ 京廣路隧道里被遺棄的汽車。

          除了救援,還是救援

          雨后第二天,黃褐色的水漸漸退去,車開始成為被營救的主角。

          據河南省政府新聞辦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7月28日,河南保險業共接到車險報案22.64萬件,估損64.12億元。但有相關媒體報道,在此次鄭州暴雨中受損的車輛,約有40萬臺。

          搶救水泡車其實就是和時間賽跑。在車的世界,水淹、火燒和事故是三大折價殺手,其中水泡車最需要搶時間,一輛事故車被撞壞了,今年修和明年修,壞的東西都一樣,可一輛水泡車,今天修和明天修都不一樣,剛被淹時修,損失或許很小,如果被泥水泡太久,不光是電腦板,車身車漆都會被腐蝕。

          水泡車的最大修復難點,就是“泥”。同樣被水淹的兩輛車,一輛只是稍微進了點水,一輛可能進了很多泥,進了泥的那輛,插頭、電腦板、接縫,都需要維修師傅用毛巾和工具一點一點擦干凈,光是清洗和晾干就得半個月。

          夏文陽是鄭州一家途虎養車門店的汽修師傅,大雨過后那兩天,他和同事救了七十多輛車回門店。7月21日到7月24日,鄭州幾乎沒有修車師傅有空接受采訪,“除了救援,還是救援”。他們多是早上六七點鐘就到店,拿起工具就出去救援,路上能找到飯店就吃一口,找不到就買點方便面,吃飯沒有點,睡覺也沒有點,有人拖車拖到凌晨五點,第二天接著救援。

          由于水泡車太多,全鄭州的拖車嚴重告急,拖車的價格翻了三倍不止,原來300元拖一輛車,后來低于一千都沒人接單,為了加快救援進度,許多汽修師傅都是用小轎車拖小轎車,業內管這叫“軟拖”。

          軟拖泡水車是一件很有難度的事情。車輛經過浸泡,許多功能處于故障中,拖一輛車最少要兩位師傅,一位在前面拖車,另一位坐在故障車中,隨時觀察儀表盤,車輛泡水嚴重,不能二次啟動,師傅坐在駕駛位相當于“盲開”,他必須時刻保持和前車的距離,觀察好拖車繩是否脫落。

          這些天,夏文陽和同事一共拖了90多輛車。他見到了許多心碎的車主。

          一輛豐田亞洲龍,剛開了不到兩個月,這次暴雨水淹過車頂了,雖然買了保險,可車主實在舍不得報廢,還是選擇了維修。夏文陽在7月21日下午開始救援這輛車,叫了四五輛拖車都被拒絕,他和門店的兄弟們拿著棍,在齊腰深的水里一邊摸索,一邊把車推出來,等車拖回門店,已經是第二天凌晨五點了。還有一輛現代,也是淹到頂了,這輛車停在一個下水口附近,所有的泥全都灌進車里,車拖回夏文陽的門店,一打開車門,里面就流出來一股黃泥,看到這畫面,車主差點要哭出來。

          也有一些幸運的車主。夏文陽遇見一個奧迪車主,水淹到輪胎往上,旁邊四五輛車車內都進水了,就這輛車車內還挺好,檢查下來也沒啥大毛病,只是一些摩擦片燒壞了。仔細一問才發現,原來這位車主比較喜歡安靜,自己在四個門框縫隙處都安裝了靜音條,在這場暴雨中,靜音條充當了密封條,反而救了這輛車。比起其他車,這輛車只是變速箱單獨進水,兩三天左右就修好了,這是暴雨后夏文陽的店里,“走得最快的一輛車。”

          在救車的隊伍中,除了汽修師傅,還有救援隊。許多小區的地庫入口狹窄,拖車完全進不去,先是國家電網的工作人員進去把電路修好,救援隊抽水3-4天,才能進人??纯葱侣勗鴪蟮肋^一則部隊官兵幫小區地庫清淤的新聞,里頭是這樣寫的:“部隊人員下去之后吐了,但他吐了以后再上來,接著又下去。”

          救車路上,除了疲憊與心碎,也能遇到些趣事。一位消防員在阜外華中心血管病醫院排澇時,曾幫一位中年男子救車,在后備箱的備胎下面,該男子翻出一個黑色塑料袋,里面裝滿了各種面值的紙幣,這是車主藏的私房錢,消防員看到都笑了,說“懂的都懂”。故事的最后,該男子就著淡黃色的洪水洗干凈紙幣上的泥沙,有人給他這段視頻配上音樂:《男人的苦女人不清楚》。

          還有一些幸運兒,相當具有風險意識,他們在暴雨來臨時就充分展開了自救。那是鄭州市中原區某花園小區,小區物業與當地村委在地下應急通道入口處用沙袋、水泥袋組成了一米多高的防水墻,上面還蓋著一層防水布,人民網的記者7月31日上午去現場查看時發現,該小區車庫地面上無水漬,地庫里300多輛車完好無損。

          ▲ 暴雨后,被水泡過的車內被黃泥覆蓋。

          保險和二手車

          暴雨過去后的兩周,在鄭州,除了汽修師傅,保險公司的員工和二手車中介也成了最忙的那撥人之一。

          一位汽車行業的業內人士告訴每日人物,那幾天,大的保險公司每位保險員平均定損車輛500輛,保險員開著車滿城跑,忙著定損,自己的車反而出了問題,挪到修車點一看,師傅攤手,“皮帶都跑斷了”。

          因為這次水泡車數量太多,各大保險公司鄭州分公司定損人員的權限都提高了,按照正常的理賠節奏,一名理賠員定損500輛車大約需要3個月,現在基本是“能快則快”。截至7月28日,河南省各保險公司已救援受災汽車6.64萬輛,河南省全省保險業已決賠付2.99萬件,已決賠款5.25億元。

          關于保險,有一項很重要的注意事項是,在車輛被水淹后,投保人在車輛熄火后自行二次啟動造成的發動機進水損壞,均不在理賠范圍內,也就是說,當暴雨造成車輛進水后,不論是在行駛中熄火的車輛,還是在停放狀態中的車輛,都不可以二次點火,一旦二次啟動,發動機進水,保險將拒賠,維修費用也非常高。

          關于暴雨中行車,專業人士的建議是,暴雨中盡量少開車出行,如果必須開車出行,遇到水坑,水位沒過半個輪胎以上時,一定要慢速、勻速行駛,切忌大踩油門“沖過去”,一沖,水容易沒過機蓋,沒過進氣口,車就熄火了。如果遇到發動機自然熄火,科學的方式是直接把鑰匙拔下來,下車等待救援。

          伴隨著大量車輛泡水受損,鄭州的二手車市場也進入混亂之中。張新亞是一位二手車中介,也是一位修車店店長,他有8年的汽修經驗,對車很了解,在鄭州人脈很廣,這兩周,他每天都能接到很多電話,“這個車被淹到哪里哪里,多少多少天,你要不要?”還有人直接就撂一句,“你說多少錢,多少錢你能拉走?”

          很多二手車商都希望在這種時候大量地低價收車,維修好后再賣出,獲得更多的利潤。

          市場復雜,張新亞一直對自己很有要求,做二手車生意這幾年,張新亞一年賣200多輛車,堅決不賣水泡車和事故車,因為風險不可控——無論是自己面對的風險,還是后續購買車輛的人面對的風險,都不可控。

          因為這場暴雨,張新亞的二手車生意反而變差了,大雨之前,他每個月能賣給顧客20多輛車,大雨過后,只賣了3輛。

          最近,鄭州街頭還出現了許多舉著紅色牌子的人,上面寫著“收購二手車”,張新亞想提醒大家,“那種人,他永遠不是真的收車”。早在五年前,鄭州就出現過一批這樣的“舉牌收車者”,他們擅長做局,找托兒高價買車,先付一半現金,接著在合同上做手腳,玩文字游戲賴掉尾款,等客戶醒悟過來報警,合同也簽了,只能打官司。

          還有一位業內人士建議,現在鄭州這個情況,如果不想買到水泡車,有一個方法最為保險——近兩年之內,盡量都不要買河南區域內的二手車了。

          ▲ 鄭州東區等待拍賣的泡水車停車場。

          重建生活

          大雨過后,鄭州晴了幾天,生活在一點一點恢復。

          鄭州街頭隨處可見涉水車,人們把車表面清洗干凈,取出座椅、內飾暴曬,很多車的車門是大開的,車主并不在附近,汽車裝飾店和汽車修車店的單子都排到了一個月后。

          大量的豫A牌照被沖掉了,在鄭州建設路與凱旋路東南角的S170公交車車身上,公交車師傅王軍峰貼了30多塊車牌尋找失主,這些車牌都是他在水里撿的,他說,希望失主看到后可以物歸原主。

          鄭州發布了《鄭州市車輛受損報廢的車主購置新車補貼辦法》,在本次水災中受損報廢的鄭州本地牌照(豫A和豫V)民用汽車,車主本人重新購置車輛可以申請補貼。如果是購置新能源汽車的話,可以享受每輛最低5000元、最高15000元的補貼,差異金額根據受損報廢車輛的行駛年限執行。

          這些天,夏文陽所在的途虎養車門店已經修好了三四十輛車,現在店里還有四五十輛車正在修理。進水車需要陽光,“基本上就是每天曬,中午曬,使勁曬曬地毯”,晚上再加會班,能多裝點是點,能多拆點是一點。

          這半個月來,鄭州的交通恢復了九成,紅綠燈也可以正常使用了,最近疫情嚴重,路面上車也少了,人也少了,夏文陽感覺自己更要加快進度,趕緊把客戶的車修好,這樣他們就不用坐公交,減少通勤時跟人接觸的頻率。

          這次暴雨,夏文陽有一個明顯的感受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更融洽了。他記得那天去拖一輛傳祺GS8,車被水淹到座椅往上一點,還沒到儀表盤,他和幾個同事下到水里,車主也跟著他們一塊下去,他們一起一共七個人,把這輛車從地下室硬推了上來,車主給大家一人買了兩瓶水,拍著肩膀說,“辛苦了兄弟。”門店里正在等待修理的車輛,客戶會問一句,拆了沒有,只要他說“拆了,正在曬”,客戶基本就不會再問第二句了。

          g

          前不久的鄭州暴雨過后,據不完全統計,鄭州全市受損車輛數目超過40萬臺——從前夏天,新聞中的泄洪區多出現在農村,黃色的水面上時??梢砸姷轿鞴虾拓i,今年不一樣了,雨水淹到省會城市,水里浮浮沉沉的,都變成了汽車。 鄭州的車比大家想象中還要多,截至暴雨來臨的2021年7月,作為物流交通樞紐,鄭州的機動車保有量超過490萬輛,在全國排第六。在這里,平均每天約有2900輛新車入戶上牌,汽車保有量超過400輛/千人,超過了深圳、廣州和上海。 暴雨來得迅疾,生活在中原城市的人們幾乎沒見過這么大的雨。如果從7月20日凌晨4時開始計算,鄭州最大24小時降雨,達到了645.6毫米,超過了以往平均年降雨量(640.8毫米)。 水淹沒城市道路、橋梁、地下車庫,淹沒了許多車。每輛車都有不同的命運。有些車在路上被放棄了,因為生命更珍貴。有些車來不及轉移,被留在了地庫。一些幸運的車躲過一劫,還能被修理和晾曬。 過去兩周,鄭州發生了許多與車有關的故事。人們棄車、救車、修車、理賠、買賣,在無數輛車的命運沉浮之中,我們也見到了普通人之間的互助與體諒。

          文 | 宇培

          編輯 | 金石

          圖 | 視覺中國(除署名外)

          “車不要啦,保命要緊”

          7月20日那天,鄭州幾乎一直在下雨。暴雨來臨前一個小時,體育路上的積水就已經達到轎車底盤的高度了。那天,最大小時降雨發生在16時至17時,用親歷者的話說,像天上有人潑水,雨刷拼命地刷,雙閃全都開起來,能見度不到兩米。

          一家4S店被淹了,里面停了20多輛新車。一個叫綠洲銀郡的小區,一輛奔馳車堵在了地庫出口,車主回家了,大水灌進車庫,后面的車全部被淹沒,只有這輛奔馳幸免。一個叫瀚海晴宇的高檔小區地下車庫進水,200多輛車被淹,其中包括勞斯萊斯和賓利,雨后,車主們在業主群進行接龍統計后發現,該小區車輛損失已超1個億。

          除了這些原本就停著的車,大量正在行駛中的車,面臨著更大的危險。

          鄭州京廣北路隧道從下午四點就開始堵了。這條隧道全長1835米,連接鄭州市區南北交通大動脈,下午5點30分左右,水突然開始上漲,淹到車輪三分之二處,堵在隧道后半段的侯文超決定棄車逃生。

          他經歷過9年前的北京“7·21暴雨”,明白隧道內雨水倒灌的危險,在往出口跑的路上,他沒忘記救人,一邊跑一邊拍車窗大喊,“快點出來,保命要緊,快點開開,趕快往前走”。據《南方都市報》報道,從下午5點40分到6點,侯文超喊了20分鐘,拍了很多人的車窗,有些老人不愿下車,他還幫家屬一起把老人拽出來。

          侯文超救了多少人沒有辦法得到確切的統計,但一段簡短的視頻記錄了他的吶喊聲,湍急的水流里,一個男聲一直用河南話喊,“不要車啦,不要車啦,趕快下來,趕快走”,人們管他叫“吶喊哥”。

          這一天,棄車保人的故事還很多,下面這個尤其幸運。

          鄭州新區創業路與普惠路十字路口,一輛車里3人被困,分別是兩個孩子和接孩子放學的姥姥。水就要沒過車頂,孩子媽媽接到求救信息,她很冷靜,馬上根據地圖位置尋找附近的商家,打通了就近超市老板的電話,向他求救。

          信息很快被擴散,據新華社報道,第一個沖到車前救人的叫李坤鵬,今年32歲,是附近一家酒店的工作人員,當時正在酒店前臺轉移電腦,他找不到錘子,帶了一把菜刀沖過去砸玻璃。在附近酒吧工作的王深圳和馮進朝找到一捆消防繩,也趕來了。另一家酒店的老板殷龍飛抱著藍色大水桶沖了過去,他不會游泳,本來想拿大桶當救生圈,沒想到派上了大用場。面館老板李祥趕來了,保安王志磊、退伍軍人婁彥喆,還有叫不上名字的過路人都趕來了,他們帶來了錘子和雨傘,一共有11人參加了這場救援。

          一段15秒零4分的模糊視頻記錄了全過程。視頻最后,兩個孩子坐著藍色水桶回到了岸邊,孩子的姥姥也平安獲救。李坤鵬記得,孩子剛被救出來時說的是,“叔叔我冷”,大家就把他放在水桶里,告訴他別害怕。這次營救之后,面館老板李祥右手小拇指手筋斷裂一半,李坤鵬三臺電腦只轉移了一臺,他們都說自己沒想那么多,“車上有人就要救。”

          就這樣,無數輛車被放棄在路途中,危急時刻,人比車重要,這幾乎是所有人的共識。

          ▲ 京廣路隧道里被遺棄的汽車。

          除了救援,還是救援

          雨后第二天,黃褐色的水漸漸退去,車開始成為被營救的主角。

          據河南省政府新聞辦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7月28日,河南保險業共接到車險報案22.64萬件,估損64.12億元。但有相關媒體報道,在此次鄭州暴雨中受損的車輛,約有40萬臺。

          搶救水泡車其實就是和時間賽跑。在車的世界,水淹、火燒和事故是三大折價殺手,其中水泡車最需要搶時間,一輛事故車被撞壞了,今年修和明年修,壞的東西都一樣,可一輛水泡車,今天修和明天修都不一樣,剛被淹時修,損失或許很小,如果被泥水泡太久,不光是電腦板,車身車漆都會被腐蝕。

          水泡車的最大修復難點,就是“泥”。同樣被水淹的兩輛車,一輛只是稍微進了點水,一輛可能進了很多泥,進了泥的那輛,插頭、電腦板、接縫,都需要維修師傅用毛巾和工具一點一點擦干凈,光是清洗和晾干就得半個月。

          夏文陽是鄭州一家途虎養車門店的汽修師傅,大雨過后那兩天,他和同事救了七十多輛車回門店。7月21日到7月24日,鄭州幾乎沒有修車師傅有空接受采訪,“除了救援,還是救援”。他們多是早上六七點鐘就到店,拿起工具就出去救援,路上能找到飯店就吃一口,找不到就買點方便面,吃飯沒有點,睡覺也沒有點,有人拖車拖到凌晨五點,第二天接著救援。

          由于水泡車太多,全鄭州的拖車嚴重告急,拖車的價格翻了三倍不止,原來300元拖一輛車,后來低于一千都沒人接單,為了加快救援進度,許多汽修師傅都是用小轎車拖小轎車,業內管這叫“軟拖”。

          軟拖泡水車是一件很有難度的事情。車輛經過浸泡,許多功能處于故障中,拖一輛車最少要兩位師傅,一位在前面拖車,另一位坐在故障車中,隨時觀察儀表盤,車輛泡水嚴重,不能二次啟動,師傅坐在駕駛位相當于“盲開”,他必須時刻保持和前車的距離,觀察好拖車繩是否脫落。

          這些天,夏文陽和同事一共拖了90多輛車。他見到了許多心碎的車主。

          一輛豐田亞洲龍,剛開了不到兩個月,這次暴雨水淹過車頂了,雖然買了保險,可車主實在舍不得報廢,還是選擇了維修。夏文陽在7月21日下午開始救援這輛車,叫了四五輛拖車都被拒絕,他和門店的兄弟們拿著棍,在齊腰深的水里一邊摸索,一邊把車推出來,等車拖回門店,已經是第二天凌晨五點了。還有一輛現代,也是淹到頂了,這輛車停在一個下水口附近,所有的泥全都灌進車里,車拖回夏文陽的門店,一打開車門,里面就流出來一股黃泥,看到這畫面,車主差點要哭出來。

          也有一些幸運的車主。夏文陽遇見一個奧迪車主,水淹到輪胎往上,旁邊四五輛車車內都進水了,就這輛車車內還挺好,檢查下來也沒啥大毛病,只是一些摩擦片燒壞了。仔細一問才發現,原來這位車主比較喜歡安靜,自己在四個門框縫隙處都安裝了靜音條,在這場暴雨中,靜音條充當了密封條,反而救了這輛車。比起其他車,這輛車只是變速箱單獨進水,兩三天左右就修好了,這是暴雨后夏文陽的店里,“走得最快的一輛車。”

          在救車的隊伍中,除了汽修師傅,還有救援隊。許多小區的地庫入口狹窄,拖車完全進不去,先是國家電網的工作人員進去把電路修好,救援隊抽水3-4天,才能進人??纯葱侣勗鴪蟮肋^一則部隊官兵幫小區地庫清淤的新聞,里頭是這樣寫的:“部隊人員下去之后吐了,但他吐了以后再上來,接著又下去。”

          救車路上,除了疲憊與心碎,也能遇到些趣事。一位消防員在阜外華中心血管病醫院排澇時,曾幫一位中年男子救車,在后備箱的備胎下面,該男子翻出一個黑色塑料袋,里面裝滿了各種面值的紙幣,這是車主藏的私房錢,消防員看到都笑了,說“懂的都懂”。故事的最后,該男子就著淡黃色的洪水洗干凈紙幣上的泥沙,有人給他這段視頻配上音樂:《男人的苦女人不清楚》。

          還有一些幸運兒,相當具有風險意識,他們在暴雨來臨時就充分展開了自救。那是鄭州市中原區某花園小區,小區物業與當地村委在地下應急通道入口處用沙袋、水泥袋組成了一米多高的防水墻,上面還蓋著一層防水布,人民網的記者7月31日上午去現場查看時發現,該小區車庫地面上無水漬,地庫里300多輛車完好無損。

          ▲ 暴雨后,被水泡過的車內被黃泥覆蓋。

          保險和二手車

          暴雨過去后的兩周,在鄭州,除了汽修師傅,保險公司的員工和二手車中介也成了最忙的那撥人之一。

          一位汽車行業的業內人士告訴每日人物,那幾天,大的保險公司每位保險員平均定損車輛500輛,保險員開著車滿城跑,忙著定損,自己的車反而出了問題,挪到修車點一看,師傅攤手,“皮帶都跑斷了”。

          因為這次水泡車數量太多,各大保險公司鄭州分公司定損人員的權限都提高了,按照正常的理賠節奏,一名理賠員定損500輛車大約需要3個月,現在基本是“能快則快”。截至7月28日,河南省各保險公司已救援受災汽車6.64萬輛,河南省全省保險業已決賠付2.99萬件,已決賠款5.25億元。

          關于保險,有一項很重要的注意事項是,在車輛被水淹后,投保人在車輛熄火后自行二次啟動造成的發動機進水損壞,均不在理賠范圍內,也就是說,當暴雨造成車輛進水后,不論是在行駛中熄火的車輛,還是在停放狀態中的車輛,都不可以二次點火,一旦二次啟動,發動機進水,保險將拒賠,維修費用也非常高。

          關于暴雨中行車,專業人士的建議是,暴雨中盡量少開車出行,如果必須開車出行,遇到水坑,水位沒過半個輪胎以上時,一定要慢速、勻速行駛,切忌大踩油門“沖過去”,一沖,水容易沒過機蓋,沒過進氣口,車就熄火了。如果遇到發動機自然熄火,科學的方式是直接把鑰匙拔下來,下車等待救援。

          伴隨著大量車輛泡水受損,鄭州的二手車市場也進入混亂之中。張新亞是一位二手車中介,也是一位修車店店長,他有8年的汽修經驗,對車很了解,在鄭州人脈很廣,這兩周,他每天都能接到很多電話,“這個車被淹到哪里哪里,多少多少天,你要不要?”還有人直接就撂一句,“你說多少錢,多少錢你能拉走?”

          很多二手車商都希望在這種時候大量地低價收車,維修好后再賣出,獲得更多的利潤。

          市場復雜,張新亞一直對自己很有要求,做二手車生意這幾年,張新亞一年賣200多輛車,堅決不賣水泡車和事故車,因為風險不可控——無論是自己面對的風險,還是后續購買車輛的人面對的風險,都不可控。

          因為這場暴雨,張新亞的二手車生意反而變差了,大雨之前,他每個月能賣給顧客20多輛車,大雨過后,只賣了3輛。

          最近,鄭州街頭還出現了許多舉著紅色牌子的人,上面寫著“收購二手車”,張新亞想提醒大家,“那種人,他永遠不是真的收車”。早在五年前,鄭州就出現過一批這樣的“舉牌收車者”,他們擅長做局,找托兒高價買車,先付一半現金,接著在合同上做手腳,玩文字游戲賴掉尾款,等客戶醒悟過來報警,合同也簽了,只能打官司。

          還有一位業內人士建議,現在鄭州這個情況,如果不想買到水泡車,有一個方法最為保險——近兩年之內,盡量都不要買河南區域內的二手車了。

          ▲ 鄭州東區等待拍賣的泡水車停車場。

          重建生活

          大雨過后,鄭州晴了幾天,生活在一點一點恢復。

          鄭州街頭隨處可見涉水車,人們把車表面清洗干凈,取出座椅、內飾暴曬,很多車的車門是大開的,車主并不在附近,汽車裝飾店和汽車修車店的單子都排到了一個月后。

          大量的豫A牌照被沖掉了,在鄭州建設路與凱旋路東南角的S170公交車車身上,公交車師傅王軍峰貼了30多塊車牌尋找失主,這些車牌都是他在水里撿的,他說,希望失主看到后可以物歸原主。

          鄭州發布了《鄭州市車輛受損報廢的車主購置新車補貼辦法》,在本次水災中受損報廢的鄭州本地牌照(豫A和豫V)民用汽車,車主本人重新購置車輛可以申請補貼。如果是購置新能源汽車的話,可以享受每輛最低5000元、最高15000元的補貼,差異金額根據受損報廢車輛的行駛年限執行。

          這些天,夏文陽所在的途虎養車門店已經修好了三四十輛車,現在店里還有四五十輛車正在修理。進水車需要陽光,“基本上就是每天曬,中午曬,使勁曬曬地毯”,晚上再加會班,能多裝點是點,能多拆點是一點。

          這半個月來,鄭州的交通恢復了九成,紅綠燈也可以正常使用了,最近疫情嚴重,路面上車也少了,人也少了,夏文陽感覺自己更要加快進度,趕緊把客戶的車修好,這樣他們就不用坐公交,減少通勤時跟人接觸的頻率。

          這次暴雨,夏文陽有一個明顯的感受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更融洽了。他記得那天去拖一輛傳祺GS8,車被水淹到座椅往上一點,還沒到儀表盤,他和幾個同事下到水里,車主也跟著他們一塊下去,他們一起一共七個人,把這輛車從地下室硬推了上來,車主給大家一人買了兩瓶水,拍著肩膀說,“辛苦了兄弟。”門店里正在等待修理的車輛,客戶會問一句,拆了沒有,只要他說“拆了,正在曬”,客戶基本就不會再問第二句了。

          汽修師傅任吉云也提到相似的感受。從前他出去救援,去晚了或者時間長了,客戶會抱怨幾句,暴雨過后那幾天,有些客戶頭天晚上聯系救援,他們到第二天都沒去成,等到第三天才有時間過去,客戶也不說什么,還非常感謝,“你們這現在也夠辛苦的”,大家都這么說——一場大的危機過后,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變得更近了。

          關于這種人與人之間久違的理解,在我們的一次征集中,讀者@聶女士是這樣說的:

          “鄭州雖然是我的家鄉,但在此前的二十幾年里,我從未喜歡過這個規劃差、方言土的城市。發生洪災時,我在地勢比較高的西郊,但還是出現了超市告急的情況,我沒有信號,搶不到最后一包泡面。旁邊的女孩自然地把手里剛搶到的泡面分了我一半,自己打著傘去別處再買食物。這次洪災,陌生人之間天然的關懷,讓我對這里第一次產生了依戀。”

          ▲ 暴雨后,大家齊心協力共度難關。圖 / 受訪者提供

          文章為每日人物原創

          汽修師傅任吉云也提到相似的感受。從前他出去救援,去晚了或者時間長了,客戶會抱怨幾句,暴雨過后那幾天,有些客戶頭天晚上聯系救援,他們到第二天都沒去成,等到第三天才有時間過去,客戶也不說什么,還非常感謝,“你們這現在也夠辛苦的”,大家都這么說——一場大的危機過后,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變得更近了。

           

          關于這種人與人之間久違的理解,在我們的一次征集中,讀者@聶女士是這樣說的:

          “鄭州雖然是我的家鄉,但在此前的二十幾年里,我從未喜歡過這個規劃差、方言土的城市。發生洪災時,我在地勢比較高的西郊,但還是出現了超市告急的情況,我沒有信號,搶不到最后一包泡面。旁邊的女孩自然地把手里剛搶到的泡面分了我一半,自己打著傘去別處再買食物。這次洪災,陌生人之間天然的關懷,讓我對這里第一次產生了依戀。”

          ▲ 暴雨后,大家齊心協力共度難關。圖 / 受訪者提供

          文章為每日人物原創

          閱讀排行

          隨機文章

          網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