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b57vf"><track id="b57vf"><progress id="b57vf"></progress></track></video>

    <big id="b57vf"><span id="b57vf"></span></big>
    <pre id="b57vf"><strike id="b57vf"></strike></pre>

          旭隆-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世界百態 >

          那些困在阿富汗的人!

          2021-08-22 01:05:13旭隆

          兩個月來,艾哈邁德一直在打聽,如何才能獲得一張外國簽證。

          “那些還在喀布爾待命的(外國機構)阿富汗雇員現在怎么辦?”8月的一天,曾為一家西方機構工作的艾哈邁德在臉書群組上詢問著,嘗試獲得其他成功移民者的經驗。但一切來得太匆忙,他沒有等來任何回復,僅僅在幾天之內,塔利班幾乎不費一兵一卒就占領了喀布爾的總統府,阿富汗總統加尼悄然外逃,至今不知去向。

          “我們根本沒機會去外國,我很焦慮。”艾哈邁德8月16日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他擔心未來塔利班會對他們這些曾為外國機構工作過的阿富汗人采取懲罰措施。

          8月15日,在占領第一個省會城市僅10天后,塔利班包圍了首都喀布爾。隨后,總統外逃、政局過渡,一切快得超乎人們的想象。

          那些困在阿富汗的人

          當地時間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乘客擠在機場等待離開喀布爾,美國士兵站崗。此后一天,當全世界隔著屏幕點擊、轉發、評論著時隔46年再現的“西貢時刻”,真實的喀布爾國際機場卻充斥著混亂與悲傷。除了匆忙撤離的外國人員,數千名想要逃離的阿富汗平民如潮水般涌入了機場。有報道稱,美軍向空中開火驅散洶涌的人群,社交網站上流傳的視頻中,絕望的阿富汗人正緊緊抓住一架正在滑行的美軍飛機。美聯社16日的報道稱,包括從飛機上墜落的逃難者在內,7人在喀布爾機場遇難。而像艾哈邁德這樣的阿富汗人,甚至沒有從機場逃離的機會。

          “我們被出賣了”

          雖然早就動了移居別國的念頭,但艾哈邁德從來沒想到,喀布爾竟陷落得如此之快。一夜之間,一個國家的領導人竟消失的無影無蹤。“這是個混蛋國家,人民被出賣了,政府領導人出賣了一切。”

          艾哈邁德曾經在一家丹麥駐阿富汗的機構工作了近四年,但這份經歷并未讓他獲得移民機會。兩年多以前,艾哈邁德開始想辦法離開阿富汗,他申請了一份去丹麥做翻譯的工作,并為這份工作做好了一切準備:在銀行存夠了錢、做好了證明手續、錄入了生物特征——但直至今日,他的申請依然石沉大海。

          “我曾經工作的那家丹麥機構說,丹麥不接收移民,我就只能申請工作,我后來又等了兩年半的時間,經過了一系列繁瑣的程序,最后我申請工作的那家公司說,‘你之前沒有為我們工作過,我們無法為你做任何事’。”艾哈邁德無奈地說道,“所以,我現在還在這里,受夠了。”

          美國國務院此前公布了一項阿富汗移民計劃,旨在幫助那些為美國資助的項目、美國媒體和非政府組織工作的阿富汗人提供移民綠色通道。然而,申請的程序繁瑣復雜,隨著美國匆忙撤出阿富汗,自顧不暇,阿富汗人獲得簽證的難度也越來越大。

          丹麥也為那些曾經協助完成該國在阿富汗軍事和外交任務的當地人提供了撤離機會。據美聯社報道,丹麥上周批準的計劃適用于在丹麥駐喀布爾大使館工作和擔任丹麥軍隊口譯員的阿富汗人,名額僅有45人,丹麥政府將為他們提供住所,為期兩年。但艾哈邁德的經歷并不符合要求。

          那些困在阿富汗的人

          當地時間2021年8月14日,阿富汗喀布爾,阿富汗警察在喀布爾路邊的一個檢查站站崗。艾哈邁德在一所阿富汗當地大學接受過高等教育,起初為外國機構工作,只是為了混口飯吃,因為在阿富汗找一份體面的工作不大容易。但從過往歷史來看,為西方機構工作的阿富汗人往往會遭到塔利班的威脅。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自從2009年以來,有大約300名阿富汗人在申請美國簽證期間死亡。塔利班在6月的一份聲明中表示,為外國機構工作的阿富汗人只要表現出“悔恨”,就會安全無恙,他們不應該離開阿富汗,“今后不得從事叛國活動”。

          “可能一開始他們還不會做什么,但一旦他們安定下來,也許就會開始懲罰人們。”艾哈邁德擔憂以后的日子,但卻又無所適從。“我已經受夠了這種局面,可是我未來什么計劃也沒有,一片空白。”

          “所有的愿望都化為灰燼”

          與艾哈邁德一樣,大學生阿米爾也“困”在了喀布爾。“每一天的局勢都非常令人揪心,我想要擺脫這個泥潭,但卻無法逃離。”

          阿米爾在喀布爾一所私立大學讀經濟學專業,入學時,他的夢想曾是當一名經濟學家。然而,就在15日塔利班兵臨喀布爾時,他最想實現的“夢想”卻是——有人告訴他,“你現在可以離開阿富汗了”。

          阿米爾家中有三個兄弟,一個姐妹,一家人的開銷一直由當司機的父親和當兵的哥哥賺取??墒?,這幾天以來,父親都沒敢再上街去開車,哥哥也早在塔利班進城前就脫了制服回家待業。“我父母一直想把我送出國,這樣我就能從國外賺錢貼補家用,”阿米爾對澎湃新聞說道,“但是我們根本沒有足夠的錢去辦簽證,何況現在,大家也走不掉了。”

          當地時間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喀布爾,塔利班發布消息稱,其已控制位于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總統府。阿米爾出生于1999年,塔利班政府被美國趕下臺時他才2歲,但父母那輩人都經歷過塔利班的統治,他們無法確認如今的塔利班是否有所改變。“阿富汗的父母也不想失去他們的孩子,但我的父母經歷過,希望我離開,他們有他們的理由。”“我們所有的愿望都化為灰燼。”阿米爾感到無奈,“在這里繼續接受教育是不太可能的。”這幾天,喀布爾的大學已經不再開放,阿米爾的老師和同學們都被通知呆在家中,不知何時才能復課。居家的日子里,除了每天關注塔利班的消息之外,阿米爾的生活就是看書和健身。

          當前,超過70%的阿富汗人口年齡在25歲以下,年輕人的教育,意味著國家的未來。在美國為首的北約聯軍入侵阿富汗之后的20年中,該國的教育事業確實取得了重大進展。根據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援引阿富汗高等教育部的數據,“在讀學生從2001年的90萬男學生,增長到了2020年的960萬學生,其中39%為女學生。”但美國和北約的撤離增加了阿富汗暴力的風險,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稱,估計會有370萬阿富汗兒童因新冠疫情或國家暴力失學。

          在阿富汗農村地區,往往只有男孩識字,而他們通常也是去宗教課堂。在喀布爾這樣的大城市,阿米爾認為,政府的管理不善造成公立學校教育質量不高,而私立學校又“趁機賺了很多錢”,普通人無法負擔得起。“我們的經濟條件不那么好了,這意味著我們不能繼續在阿富汗的私立大學接受教育。”

          “X國是不是會為外國學生提供獎學金?”阿米爾不停詢問著申請赴X國讀研的渠道,當得知目前因疫情所限來X國或有困難時,他無奈嘆氣。

          “無論如何,我不會忘記來自遠方的善意。”阿米爾沉默了良久,說道。

          (為保護受訪者,艾哈邁德、阿米爾均為化名)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閱讀排行

          隨機文章

          網友關注